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自由追逐】【1-2】【作者:wsq5574792】
【自由追逐】【1-2】【作者:wsq5574792】
字数:5400
 

               自由追逐
 
  2012年12月22日,玛雅预言的世界末日并没有来,就像以往的末日 预言一样,纯粹是唬人的,人们依然在继续着自己的生活。
 
  但是,这天却发生了一个天文奇观。如同哈雷彗星一般的一颗流星,拖着长 长的尾巴绕着地球大气层飞行了一周后神秘地消失了,但是谁也没有注意它消失 前在地球大气层中洒下了极其少量但是又极其神奇的粉尘。
 
  很多科学家分析了这种粉尘,但却始终没有什么可以令人信服的结果。于是, 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可在未来的几十年中,这种粉尘晶体的效果便出来了。 
                和女仆
 
  现在是2212年12月22日,预言的二百周年纪念日,也是法定假期 「新生日」,我怀抱着我的小女友小英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而此时,小英光着屁 股背对着我坐在我的大屌上,没错,我的大屌正在小英的秘洞中来回穿插的进行 着活塞运动。
 
  「啊!……啊!!……好爽啊,公!用力干我!……」
 
  「好啊,宝贝,没问题!你给我好好受着吧,啊哈哈!!」
 
  我把小英拉起来,让她跪在长椅上,屁股高高地翘起来,然后她回过头来, 用她那动情的眼神看着我,香舌还在她那的嘴唇上滑动了一周。
 
  「干!知道我最受不了这种眼神了,擦,干死你!」
 
  还没等她说话,我就直接将我那神器大屌刺入小英的小穴,一根尽没,穿过 她的阴道,直接进入了她那娇嫩的子宫。当撑开她的子宫颈的时候,她的浪叫声 响遍了整个公园。
 
  「啊!……啊!!……太爽了,老公!太爽了……啊……啊……上天了!! ……」
 
  在我一阵高频活塞冲刺之下,随着她的一阵浪叫之中,小英了,而她高潮时 小穴那犹如真空泵般的吸力正是我最喜欢的。于是,我也她的吸力中,将我仓库 中的精华全部射入了她的子宫深处。再烫的她一阵怪叫。
 
  周围,一圈的女人正对我搔首弄姿,抛着媚眼,想要对我投怀送抱,更直接 的是捏着自己或丰满或干瘪的乳房,或者干脆翘起屁股张开阴户,用她们那楚楚 可怜的眼神望着我,希望我能用力插入,去注入我的精华。
 
  但我是不会随便在那个女奴身上释放我宝贵的精华。我的精华由我完全掌控, 受到2100年《新国际法》的保护,没有人可以强迫我释放。所以她们也只能 干巴巴的看着。
 
  小英知道我已经射精了,缓慢前后晃动她那挺翘富有弹性的翘臀,让我享受 了射精后的余韵。然后又急忙扭过身子,将我还是半软的大屌含在嘴中,轻轻的 用舌头打转,清理着粘在上面的污渍。最后收拾好自己,还带着满足的笑容,挽 着我的臂膀,离开了这个淫靡的公园。
 
  在下一个路口,我已经看到了我的专属仆人和专车等在那里。小英也看到了, 眼光变得黯淡。我给她一个无奈的笑容,捏了捏她的大胸脯,告诉她我还会去找 她的。她恋恋不舍,终于还是道一声别,缓步离开了。她是南都医科大学实习生, 下午还有实习任务。虽然今天是「新生日」,但还是不能旷工。
 
  我缓步走到了仆人惠美身边,看着她一身标准仆人装束,一身白色真丝半透 明职业装,没有内衣,轻薄的白纱内裤,36F大奶和下面的黑色草丛清晰可见, 两颗大葡萄在胸脯上耸立出来,制造出两个小山峰,我心中就一阵悸动。惠美见 我过来,冲我一个60度鞠躬,挤出深深地事业线。我捏了一把她的胸脯肉,心 中再次感叹年近40的她还有一对挺拔的子,还在哺乳期也没有丝毫下垂,让我 沉迷。
 
  惠美回应一个温馨的笑容,替我拉开车门,我便坐了上去。靠在柔软的真皮 座椅上,我闭目养神。惠美也上来了,坐在了我的对面。加长林肯缓缓启动。 
  「今天什么日子?怎么这么早来接我?」我很奇怪,今天假期,按道理晚上 是我自己回去,但是惠美早早地联系了我,不知是什么事情。
 
  「明天是三少爷您20岁生日,明晚将在玫瑰庄园为您举行生日宴会以及成 年礼,夫人叫我提醒您务必明晨赶到。」
 
  「有哪些人会去?」我继续问道。
 
  「老爷,3位夫人和15位小夫人会到,还有6位小夫人有事无法赶到。」 
  「我知道了。嗯,美姨,我有点渴了。」
 
  「知道了,少爷」惠美起身坐到了我的身边,脱掉了上身穿着的真丝上衣, 一只手托起她的一只白嫩的乳房,凑到了我的嘴边,脸上散发着一种母性的光辉。 
  我一低头便叼起了那个诱人的乳头,连着粉嫩的乳晕一同含入嘴中,缓缓而 有力的吸吮着,一只手揉捏着乳房根部。柔滑甘甜的乳汁被我从硕大的乳房中吮 吸出来,滋润着我的口腔和肠胃。而我的另一只手却直接攀上另一座山峰,自下 而上,顺时针缓缓而有力的拂动,一颗晶莹的乳汁从乳尖中冒了出来,挂在乳头 上,宛如一颗珍珠。
 
  惠美闭上了双眸,嘴中发出轻轻的呢喃,动情而又满足。一只手搂住我的头, 另一只手伸入我的裤裆,轻轻揉捏着我的肉棒和阴囊。我的肉棒又开始苏醒了, 慢慢抬起头来。
 
  吸干一只乳房后,我又将另外一只乳房拉过来,继续吸吮着,直到两只乳房 都被我吸干。吸干后,两只乳房没有了开始的那么硕大,但还是依然坚挺。而我 的肉棒也在惠美巧手的抚摸下怒目而视,伺机待发!
 
  惠美见我喝完了乳汁,还打了个饱嗝,微微一笑,将我的裤子褪到了膝盖以 下,俯下身去,一边用手扭捏着我的阴囊,一边含住了我的肉棒,上下套弄着, 时不时还来个深喉,我20厘米长的肉棒,她深喉毫无压力,鼻子都能碰到我的 小腹。惠美的喉咙充满了魔力,深喉时感觉有那特殊的紧致腔道包裹着我的龟头, 不停的旋转摩擦,让我非常的舒畅和。
 
  我忍不了了,拍了拍惠美丰满紧致的屁股。惠美立马明白我的心意,小嘴脱 离我的肉棒,脱下内裤,跨坐在我的身上,扶住我的肉棒,直接一屁股就坐了下 去。
 
  「呃!」我俩同时一哼。惠美的阴道已经非常润滑,肉棒一杆进洞,一插见 底。我的肉包一种温暖湿润的感觉包围着。年近40的惠美并没有生过小孩,也 只有过我一个男人,阴道像十八岁的小姑娘一样紧致有弹性。于是乎,一场激烈 的肉搏又开始了。
 
  我双手用力的捏着惠美的肉屁股,向我的肉棒砸去,嘴中也毫不休息,要不 就是用力吸住惠美的乳头,时不时吸出两口乳汁,要不就是将脸埋在乳沟中,闻 着一股淡淡的乳香。
 
  惠美也没有闲着,她很清楚地知道我喜欢怎么干她,每次都是先尽量抬起屁 股,让我的肉棒只留了半个龟头在阴道口,然后再猛地坐下,让她的整个阴道和 我的肉棒进行全方位、无死角的摩擦,这样,我可以更加快速的积累快感。而她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龟头每次直接撞击到子宫颈,让她也更加的舒爽陶醉。 
  「嗯……唔……哦……」惠美时只会发出这种无含义的呻吟,从不会说出句 子或者词汇,但我就喜欢在她身上体会这种充满着知性的。
 
  我的肉棒像打桩机一样在惠美肥厚的阴唇和湿润滑腻的阴道中做着上下活塞 运动,龟头也时不时想要挤开子宫颈,到子宫内部一探究竟。我以前就在惠美身 上体会到过阴道和子宫颈对肉棒包裹着的截然不同的感觉。但是现在条件不允许, 车内伸展空间太小,不好活动,龟头近子宫这种情况是要天时地利人和的。于是 我也就暂时放弃这一想法。
 
  在这样全根进出的抽插下,我肉棒上的快感积累的很快。时不时融化在嘴中 的乳汁更是让我的精神异常的亢奋。惠美在我耳边的呢喃更是让我无法克制! 
  很快,腰眼传来一阵酥麻感,我知道是快要发射了。
 
  「美姨,我要射了。」
 
  「嗯!」惠美哼了一声以示回应,然后更加卖力的上下耸动的她的身体,肉 棒也更加快速的抽插的她的阴道,挤出一股股的骚水,顺着肉棒和阴囊流到真皮 座椅上。
 
  终于,随着快感的爆发,我的肉棒猛地颤抖,将一股厚重的精液打在惠美的 花心上,烫得惠美娇躯一颤,阴道一阵阵地收缩,将我的精华全数吸出。
 
  待我俩高潮余韵的结束,惠美跪到旁边的座椅上,将我半硬的肉棒含在口中, 用她那灵巧的小舌头品尝肉棒上残余的精华,让我的肉棒在她嘴中慢慢恢复成非 勃起的状态。并且翘起屁股,防止我宝贵的精华流出来,她是多想给我生个孩子 呀。
 
  我很理解她的这种做法,因为我也希望她可以怀上我的孩子,这样,我们就 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为了能和她在一起,我不知和我的母亲抗争了多少次。 
  从小,惠美作为我的乳娘,一直用她那甘美的乳汁喂养我长大,生活中对我 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俩的感情又岂是他人可以明白的。
 
  看着她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我也很是欣慰。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她的秀发、 脸颊、乳房,我闭上眼假寐片刻,而心中思绪万千。
 
  这是一个新时代,一个残酷的时代,也是一个充满不公与机遇的时代。
 
  这个时代最重要的是什么?答案是——男人!
 
  二百年前的世界末日那天,划过天际的那颗彗星带来的粉尘,彻彻底底改变 了人类世界。那种未知的粉尘,无法消亡,直接作用在人类的Y染色体上,使Y 染色体发生不可逆的突变。而导致的结果是,男性的寿命,体质和男性婴儿的出 生率急剧降低。当几十年后,人类社会发现一个令人恐慌的事实,全球人口出生 率大大降低,并且男性与女性的比例降低到1比1000以下,也就是说,出生 1千多个女孩,才会有一个男孩诞生。
 
  随后的200年中,人类人口从近70亿下降到1亿左右,并且还在逐步下 降。而华夏国人口也只有不到2千万。人口的减少,导致生产力锐减,还好工程 机器人的普及,维护了社会生产力的稳定和生活物资的充裕。而男性的减少,使 得男人,男孩成为每个国家,每个家庭最为宝贵的财富。因为一个男性,就可以 创造出一个家族。
 
  一个男性身边必然依附着众多的女性,而男性也不可能成为某些具有强权女 性的附庸或者圈养的奴隶。因为男性在心情愉悦的情况下,与女性交合,有着更 大的可能孕育出男性婴儿,而体外受精,或者说是试管婴儿,已经被证实产生健 康男婴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所以,现在这是一个新时代,一个没有了战争的时代,一个真正的全球统一 的联邦,要知道,连人类的繁衍都出了问题,还会有什么战争?一个全体社会视 男人为珍稀保护动物的时代,甚至专门制定了相关法律来保护男人,如《新国际 法》 ,《国际男性公民权利保护法案》等法律。
 
  说了半天,还没介绍我自己。我叫张伟,一个很俗的名字,但是好记。
 
  我属于一个大家庭,我的父亲张中凯目前是我家的主要领导者,他三位大夫 人,21位小夫人。只有生育了男孩的夫人才是大夫人,在家族中有较大的话语 权。而小夫人则是只生育了女孩的夫人。
 
  现在一个家庭内部关系混乱,因为发现近亲结婚才有更大的机会生育男孩, 比如我母亲就是我父亲的亲妹妹,其他两位夫人都是父亲同父异母的姐妹。当然, 畸形不可避免,但是在孕检中可以较好的检查出来,所以,我,我大哥和二哥都 是健康的。
 
  在一个家族中,几个男性和成百上千个女性的组合毫不奇怪。而女性的地位, 则由子嗣情况来决定。由于生育的困难,以及男性成员的宝贵。一般情况下,生 下男孩的女性地位最高,仅次于男性成员,在我家,就是她们3个大夫人。然后 就是生下不同数量女孩的成员,她们可以称为小夫人。而其他的女性成员,只能 成为情人,依靠男人的个人喜好来决定地位。这点很像封建时期的皇室家族。 
  但是不可避免的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女性为了争权夺位,争相向她的 男人求欢,只为男人的精华可以在她们的腹中诞生珍贵的果实。所以,有了严苛 的法律来保护男人的性交权利。女人们只能诱惑,不能用强。
 
  每个女人的一生基本上只会和一个男人发生关系。原因很简单,别人上过的 女人我怎么可能上?况且一个城市里面男人也就那些,给谁带了绿帽子都不好。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那种祸国殃民的女神级别的,也可能不止有一个男人。 
  现在,男人有了更多的权利,但是可以说是更加的不自由。重重保护也可以 说成是监禁。连走在大街上都是一群女人对你搔首弄姿。你能怎样?
 
  明天我就20岁了,从明天开始,我就算成年了,虽然我早就觉得我成年了。 而持续一个月的成年礼,则是我很反感的地方。因为家族会从我的姐妹中选出1 0个最有可能生育男孩的女人,做我的情人。我则必须在她们的排卵期间和她们 发生关系。至少每天一次的精华注入,每人3天。我的母亲就是在父亲的成年礼 上一矢中的,然后有了我。
 
  我很讨厌这种没有感情,只有性的关系。这简直侮辱了情人这个美好的词汇。 没有感情哪叫情人?不光是我这么认为,我的好朋友陈成和杰西卡也是这么认为 的,他俩甚至劝我离开原有的家族,自创一个新家族。但是我舍不得惠美。我知 道,一旦我脱离家族,惠美肯定不会有好结果,会过的相当悲惨。
 
  所以,明天的成人礼,我还是得去!
 
  陈成和杰西卡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直到现在我还是很难相信我们这样两 男一女也可以是纯洁的友谊。陈成,年龄和我差不多,殷俊帅气,南都一个大家 族的男丁,和我一样排斥沦为生育工具,向往自由美好的生活。口头禅就是「我 的鸡巴我做主!」
 
  而杰西卡,生的美丽动人,绝对的98分美女,却时常把「老子就是不要你 们这些臭男人」这句话挂嘴边,用来打击我俩。她是新时代中少数一部分独立女 性。这种独立女性,不愿为了男人而屈从,有自己的梦想和事业。有很多都是终 身未嫁,甚至是终身处女。分辨她们很简单,那些个花枝招展,不是漏奶就是漏 洞的女人绝对不是独立女性。而独立女性往往打扮简谱,衣服大方得体绝不性感。 
  说实话,我很敬佩这些人,她们的一生,基本上是奉献给了科学技术。她们 为社会的进步贡献了更大的力量。而男人们,大多数只是当种马繁衍后代。 
  所以,我经常感觉到很迷茫。我的人生会怎样?一直不停的干下去知道哪一 天干不动了然后找个坑把自己埋了?这个问题估计还将困扰我很久。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tgod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